这里是阿朵

咸鱼/吃逆

【维勇】日常小甜饼(又一发完结)

*是的没错又是我_(:3」∠❀)_
*最近想起来的一个梗不写难受
*感谢上一篇的小红心
*下一篇更新依然未知,等哪天开心吧(不是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先生最近几天看起来非常忧郁。

训练的间隙,他经常倚在冰场的护栏上叹气,他上一次出现这种状况还是在担心发际线的时候。

“嘿,我说。” 尤里奥看起来忍无可忍了,他朝这个蔫了气的男人龇起了牙“如果我要给今天的跳跃失败找理由的话,一定是你破坏了我的情绪。”

令人疑惑的是,维克托并没有像以往那样给他一副包容小孩子的笑容,或者说,注意力根本没放在他身上,而是双目放空,眼角耷拉着,委委屈屈全身乏力的样子仿佛脑袋顶上都出现了一团黑圈圈。过了许久,尤里奥见对方并没有反应,不耐烦地啧了一声,这时,维克托才受惊般转过头,

“噢!尤里奥。” 

什么?这是维克托?老天他这个样子是要哭了吗…… 尤里奥表示心情复杂,竟然还有一丝想关心一下的想法。

“你这是拉肚子了吗?还是猪排饭不愿意……”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尤里奥差点咬到了舌头,脸“腾”的一下变得通红,他不是没有看见过勇利脚步虚浮面带水光的从更衣室走出来,后边还跟着这个神清气爽的老毛子(……)。幸好维克托此时看起来并没有专心听,尤里奥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刚想开口,格奥尔基滑到他们身边并打断了他,

“噢行了,小老虎。” 格奥尔基说,“是什么会让这位冰上帝王面色充满了沉郁和孤独呢?一定是伟大的爱情。”
波波就像个天然的浪漫诗人,他的世界里永远充满着对美好爱情的向往和期待,这原本是让维克托非常羡慕的一点,不过,现在好啦,他拥有了勇利,他的“LOVE&LIFE”,哦,勇利,想到这个,维克托又耷拉了下来,

“你不会明白的,小猫咪。” 维克托难得的发了话,
“不许叫我小猫咪!”
“好吧小仙女。”

没有理会炸毛的尤里奥,波波拍了拍维克托的肩膀,

“说真的,老兄,你很少这样,不介意的话你应该和我们说一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维克托深吸了一口气,拖住腮帮子,
“我觉得勇利好像在躲着我。”
“天呐你为什么会这样觉得?”
“你看他最近,除开我指导他的时间,当我练习我的表演曲目时他从来都不会和我待在一起,虽然在家里是老样子,但是为什么在训练场就不理我了呢?” 维克托说到这里做了一个痛心疾首的表情,“我是做错了什么吗?”
“切!还不是你之前那么黏人。” 尤里奥表示不屑。
“嗯……” 波波思考了一会儿,“说实话其实这样挺好的。” 听到这个维克托惊奇地挑了挑眉,波波接着说,“有句老话,距离产生美不是吗?”

这时,米拉也加入进了“为维克托解决感情问题”这个小组来,弄清原委后,这个红头发的热情姑娘毫不意外的对波波的观点表示赞同。可维克托看起来依旧没有得到开导。

“可是我们不管什么时候都在一起的呀,之前我练习短节目的跳跃时勇利都会用无比崇拜的目光看着我……” 这句话引起了尤里奥一阵恶寒。
“你看看他,” 米拉对波波说,“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维克托,所以我说这样挺好的,那个可爱的日本男孩,把伟大的冰上帝王从神坛上拉下来了,说实话,他在没有跑去当勇利教练以前我一直觉得每天和我一起训练的花滑传奇根本就不是个人。”
“是的没错。” 米拉和波波了然地相视一笑。

说到这里,圣彼得堡四人组不由得同时看向了在冰场另一边的,不久前加入他们队伍的,突然充满了东方神秘力量的勇利,他正在认真地练习着一套漂亮的,富有节奏性的连续步,勇利的头发长长了,这让他看起来更加不像24岁,汗水打湿了他的额发,黑色的训练紧身训练衣包裹住他精瘦颀长的身形。
感受到好几束如炬的目光,勇利突然看向他们,四个人被吓了一跳,正尴尬得干站着不知道说什么好时,雅科夫突然出现在了训练场门口,

“你们几个!我才走开一会儿,不训练干什么呢!”
他们赶紧一哄而散,还在气头上的雅科夫不知道,他刚才无形中被弟子们贴上了“救场王”的标签。


可怜的维克托明白这件事得他自己解决。
照常晚餐过后,是他们家里的Free Time, 电视里放着俄语新闻,或者是肥皂剧,语速快还叽里咕噜的,勇利也不太听得懂,有时候会跟着念几个从维克托那里学会的听得懂的俄语单词,或者让维克托给他翻译一点点,此时他们一起在沙发里,维克托躺着,把小腿放在勇利膝盖上,勇利坐着,力道适度地揉捏着维克托的小腿肚。Wow~~,Japanese按摩,维克托舒服得过分,但他没有忘记他的目的。
勇利惊奇地看着突然坐起来的维克托,有些不知所措。

“啊……我力气重了吗?”
“不,不是的,亲爱的。”

勇利见面前的人瞳孔颜色越来越深,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告诉我,勇利”,维克托严肃地捧起他的脸颊,与他额头相抵,“我最近是不是让你不开心了?是因为那一次我偷吃了你买回来的布丁?”
“不不不,没有的事……”
“噢那一定是我恶作剧在你洗好澡之后又把你弄湿了然后又和我重新洗了一遍。”
“哈?更加不是了……”
“我想起来了!是不是上次我们做的时候把你弄疼了我记得你都哭了……唔……”
勇利脸爆红地在维克托冒出更让他羞耻不堪的语言之前紧紧捂住他的嘴。
“停!维克托,你怎么突然……”
“还不是最近上冰你都不理我。” 维克托委屈啊,感觉头发又少了几根。
“那是因为…!维克托在旁边的话我会无法专心训练的!”
……
哈?
银发男人陷入呆滞,还没反应过来,勇利已经挣掉他的手,飞快跑回卧室。

维克托跟回卧室,看见勇利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密不透风的那种,维克托膝行上床,把那团球从床里挖出来,像开花苞似的把勇利扯出,双手撑在他耳边俯视他,
“你说什么?”
“你太好看了……”勇利认命,脸在发烫。
“真的吗?”
“嗯…” 勇利不敢看他,接着脸红,“特别是跳跃的时候…” 他越说越小声。

良久,他才听到噗的一声,维克托没忍住,他滚到了另一边,肩膀剧烈抖动,然后不可遏制地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勇利此时表情很难看,他不知道该作何表情,他想跟着维克托一起笑,但是又不能否认这是在笑话他自己的事实。
“够了!维克托!” 勇利恢复了刚才管理失败的表情系统,努力让自己发出一听起来还算严厉的声音。
维克托笑够了,转过身,嘴角还翘着,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应该是笑出眼泪了。勇利窘迫地开口,“我……”,还没说出来,维克托突然向他伸出了手,像平时一样,勇利探下身,脸颊贴近他的手掌,维克托抚摸着勇利的脸和耳廓,轻轻说,
“上帝啊,你真是太可爱了。” 不幸的是,一秒钟后,维克托又想起来了刚才的话,继续大笑起来,捂住肚子痛苦地捶床。这回小猪猪真的怒了。

最后维克托是把勇利圈在怀里亲了好几下才安抚好的,还外加了一个月的洗碗时间。
“有那么好笑吗……” 勇利脸色灰败。
“不,我很开心,” 维克托亲亲他的发顶,“也很满足……因为,没人像你这样爱着我。”

没人像你这样爱着我,我也没有像这样如此爱着一个人。

不论怎么说勇利都不会明白的,这个笨蛋。维克托想,他可能要用很长时间才能让勇利知道自己有多爱他吧,嘛…总是自说自话的勇利,在GPF大赛之前把自己弄哭的勇利。是个……很神奇的生物。


尤里奥发现,相比于那两个大人把冰场弄得非常的成人限定,他更喜欢看到独自悲伤的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天知道昨天他为什么会去愿意安慰现在这个挂在勇利身上的男人。

“勇利!我现在要做一个4F,看好了~”
……
尤里奥翻了一个白眼滑走了。

圣彼得堡的训练场,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


-Fin-


*没啥后记了_(:з」∠)_各位吃得开心~

评论(8)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