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阿朵

咸鱼/吃逆

【维勇】日常小甜饼(一发完结)

*第一次写请多多关照(鞠躬)
*圣彼得堡日常,有ooc(?)
*想了想还是先别开车了
*没啥我就是想写他们谈恋爱而已,以后不一定会长更
*会有bug(?)欢迎抓虫(再次鞠躬)

        胜生勇利没想到,晨跑快要结束的时候会下雨,他抬头望了望飘了细雨的青灰色阴沉的天空,把刚才顺路在面包店捎上的宋罗面包纸袋裹紧在怀里,低头朝一只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大型深棕色贵宾犬说,“准备好了哦,玛卡钦。”  “汪呜!” 听到它快活的答应,黑发的东亚青年笑得眉眼弯弯,一人一狗便沿着圣彼得堡的街道,奔跑着消失在细细的雨幕里。

        下雨的日子里不管是谁大多都会出奇的嗜睡,包括俄罗斯五连霸的冰上传奇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先生。
雨水的气息裹挟着微凉的风钻进公寓内,维克托裸露在外的手臂和大部分光滑的脊背上不由得起了一片鸡皮疙瘩,原本昏昏沉沉的现在反倒有些清醒了。习惯性地伸手在身旁捞了捞,发现恋人并不在床上,他有些不甘心地鼓了鼓嘴,翻了个身,趴在恋人的位置上,把头埋在枕头里,深深地,吸取着一个小时前那个人残留的气息——除了和自己同款香味的洗发水,还有那种无法言说的,那个人专属的温暖。
      干燥清爽的布料摩挲着脸颊,维克托无奈的嘟哝着,“勇利,就算是休息日也那么认真呢……”。恋人的气息是有一种慰藉的作用吗?维克托这么想着,竟然又有一些昏昏欲睡了。

        熟悉的木门咔哒声响了起来,维克托瞬间回神。脚步声由远及近,他闭上眼睛等待着,像是期待着礼物的孩子,尝试了好几下都无法压下嘴角的弧度,索性用被子捂住半张脸。
         “维克托?”
         勇利略带冰凉的手指抚上斯拉夫人的额头,维克托睁开眼,对上面前人那双焦糖色的眸子。
        “起床了哦,我买了早餐。”
他盯着维克托带着期盼的深蓝色的瞳孔有一瞬间的出神,只好飞快地吻在额头,迅速地消失在房间里,但是也遮不住微微发红的耳廓。
        早安吻吗?

        啊……
        一个小人在维克托内心嚎叫。
        等等……我好像一句话都还没说呢……
        ……

        雨越下越大了,窸窸窣窣地落个不停,公寓里很昏暗,只有开放式的厨房亮着昏黄温暖的灯光,有种并不是在早晨的错觉,慵懒的,暧昧的。维克托洗漱完毕走出来,看到他的小男孩正给酥脆可口的罗宋面包撒上一层薄薄的糖粉,舔着上嘴唇,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分量,易胖体质的他从来都不敢吃太多高热量的食物,然后他摆好煎蛋,开始倒热牛奶。
        维克托走过去,从背后拥住他,用脸颊磨蹭他的发顶,肌肤的热度隔着棉质的衣料传来,勇利的背部感知到了维克托的心跳,他安抚性地拍拍环在他胸前的手臂。
        无言无声,然后他们流畅地交换了这一天里的第一个吻。

        他们很珍惜难得的不用训练的日子,即使是下雨,只要待在一起就没关系,不能出游不能散步也没关系。
        只要待在一起。
        好吧虽然他们每天训练也都待在一起……
        嘛……下雨的天气更适合待在一起呢,维克托在心里偷笑。像现在这样最好了,他们窝在客厅不算大的双人沙发里,勇利躺在维克托怀中看书,维克托时而看书,但更多的时间里,他可能都在盯着怀里自家学生的脑袋。音响里正好放着*《RAIN》,舒缓而温柔的琴键声,配合着迷蒙的雨声,深深浅浅,明明暗暗,透过落地窗正好能望见圣彼得堡被雨水冲刷洗涤得一尘不染的街道。
         这琴声有些孤独呢,维克托本就没有什么心思,他任由自己搂住勇利的腰。怀里的人刚刚洗过澡,发丝冰凉,皮肤泛着微微的粉红,热水澡让他浑身冒着热气。
刚出锅的猪排饭?
         “勇利……”,脸埋进柔软的颈窝间。
         “嗯?”
         “勇利……”,左手插入勇利乌黑柔顺的头发里。
         “嗯。”
         “勇——利”,缓慢地摩挲着头皮,自己细碎的银发扫过他的锁骨。

          “什么……”,勇利忍住笑。
          “想亲亲。”
          “是吗……那把手从我裤子里拿出来。”
          “噢……你不能那么绝情亲爱的。” 维克托做了个哭脸。
          “你需要休息”,勇利无奈,别过手摸他的脖颈,“不然明天雅科夫教练一定会指着我们的鼻子质问为什么旋转时连腿都伸不直。”
        勇利转过来,用膝盖支撑直起上身,碰了碰维克托的嘴唇,还没来得及离开就被拽回来,按住后脑勺深深倾向这个嘴角带着讨价还价笑意的男人。
        完了。
        这是勇利缺氧前脑子里最后一句话。

        缓慢的啃咬,维克托用舌头细细描摹对方嘴唇上的唇纹,耳边是细腻的水声。
       “嗯…维……”,勇利在理智未完全丧失之前轻微地挣扎。
       “嘘嘘嘘……”, 维克托吻上他的鼻尖和红得发烫的脸颊,“嗯…没事…嗯…”。
        在维克托的手抽出空去摸沙发缝隙的时候,勇利忍不住低低地笑出声,潮湿的气息喷在维克托的鬓角。“上次打扫卫生,被我放回去了。”
         “坏孩子。” 惩罚性地咬在颈后,把人抱了起来。
勇利发誓,那些动作是肢体自主的,自主地攀上维克托的肩膀,自主地在维克托托起自己时曲起腿放在他腰间。
        玛卡钦听话地从地毯上站起来让路。

        客厅还放着钢琴曲,书早已散落在某个角落,没人去在意了,维克托抱着勇利轻车熟路地拐进卧室。
雨还是没停,下得更加热烈。
        这是早晨?还是傍晚呢?没有人知道。
        这一刻,他们待在一起,就足够了。

*果然很短hhh
*第二天当然被雅科夫批评了呢哼哼哼两个笨蛋
*《RAIN》这首钢琴曲很适合下雨天听噢
*艾特一下好基友 @李未名 ٩(๑❛ᴗ❛๑)۶

评论(13)

热度(115)

  1. 维勇Yuri这里是阿朵 转载了此文字